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李哲明女漫游pk加点 > 心跳七音符 > bloom什么意思 > 正文

三浦恵理子

来源:互联网 编辑:佚名 时间:2018-01-16 17:54:35

青松基金董占斌:游戏机会不多了但我投了狼人杀

原标题:青松基金董占斌:游戏机会不多了但我投了狼人杀

以下内容来自FellowPlus智库

文 | 闫旭

本文为 FellowPlus 智库(ID:FellowData)原创文章,三浦恵理子转载请注明来源。

谁都不曾想到,三浦恵理子沉寂了多年的社交推理游戏“狼人杀”,三浦恵理子竟然在 2017 年年初的时候一下子火了起来。在综艺节目与直播平台的带动下,这款原本 2011 年就上线的游戏得以重新回到大众视野。凭借其逻辑推理的独特玩法,以及附带的社交基因,俘获了一大批年轻人群体,一时风光无两。

其时,“狼人杀”每天新增用户数十万,DAU 超两百万,付费用户过百万,并保持了良好的留存。同时,竞品也不断涌现,仅仅数月时间,狼人杀相关的线上产品从去年底的蓝海一路杀成红海,仅在 App Store 中搜索,就有 40 家同品类产品在竞争。

风头正盛时,更是引来了资本的宠幸,成为一时的创投风口。3 月 2 日的时候,“狼人杀”获得数百万 A 轮融资,投后估值过亿元,其背后的投资方是一家名叫「青松基金」的早期风险投资机构。

不久前,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接受了 FellowPlus 的专访。观察他的历史投资业绩,可以发现其在游戏领域的投资可谓是一把好手,多数项目最终以收购或 IPO 的方式实现了退出。这次,他同样没有错过“狼人杀”,在年初以早期投资的方式,用资本的力量为这款游戏保驾护航。当时的他说,未来“狼人杀”的 DAU 有可能达到千万量级,有希望发展成为一个现象级的社交产品。

出人意料的是,在访谈中董占斌坦承自己并没有怎么体验过这款游戏,“还没有同事玩得多”。他是通过对产品数据以及创始团队的考察,才在众多大同小异的产品中挑中了这款“狼人杀”。

曾有报道将董占斌形容为创投圈的「东方哲学主义者」。从对他的访谈中,我们也切实感受到他对于人、创业心态的感悟。有人说,天使投的是“人”,董占斌补充道:天使投的是“人性”。

访谈部分摘选如下:

「年后来投“狼人杀”的,都涨价了」

问:如何评价“狼人杀”?

董:我们对游戏市场还是比较敏感的,之前投了一个线下的德州扑克,后来转成线上的,也成功卖出了。

最初看到“狼人杀”产品上线的时候,我从数据的角度看就发现它是非常理想的,活跃度非常高,留存非常好。尤其是经过市场的预热,有视频节目的一种带动,用户主动搜索的意愿非常强。它本身又是一种多人游戏的玩法,实际上带动效应比直播要强很多

问:据了解“狼人杀”现有的变现方式是卖道具,将来会有其他更多的变现方式吗?

董:除了打赏就是卖道具,道具这块我觉得还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完善的,现在道具的种类非常少。它现在的收费点有限,但从收入的角度来看又能排在畅销榜前几名,等以后增加了其他的收费点,它的体量要比一般的直播好很多。现在相较于它的流量来说你可以理解成是免费的。

他们的团队也没怎么花成本去推广,就完全能做到现在第一轮应该有 300 多万日活跃,这是很难想象的。最重要的,我觉得这是当下年轻人中的一种主流的线下游戏、线下的社交方式。

问:现在针对“狼人杀”,市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竞争对手,比如说有叫“天天狼人杀”“全民狼人杀”的,还有类似这样的竞品,甚至也进入了谈融资的阶段,您怎么看?

董:市场上有一种追风的效应,现在可能已经有很多款相近的产品,包括一些大公司也在研发,我觉得是正常的。

从产品的角度看,“天天狼人杀”现在的设计可能有些问题,它把门槛抬高了。而“狼人杀”一开始的设计,比如讲话规则,交互的方式是语音,因为这个团队之前一直做语音产品,有相关基础,等于是把门槛降低了,大部分没怎么玩过的人都可以来尝试。而对于这样的游戏,陌生人之间用视频交流还是有难度有门槛的。

而且“狼人杀”还占了一个先机:因为它的名字就是“狼人杀”这三个字,用户搜索时肯定会排的很靠前,大家提起来也很容易想到它。

从实际情况来看,“狼人杀”一天新增加几十万的用户,其实都没怎么做过推广,反倒是一些竞争对手的 PR 主动给“狼人杀”带来了流量。

问:刚才也提到,可能像腾讯这样的大公司,也在瞄准这个东西,将来可能打入这个市场,会有这样的担忧吗?

董:会有这种可能,就要看这个团队掌握先机的这段时间能占领市场多少份额。新产品肯定会分走一些用户,但最重要的是产品要不断地迭代。从产品、用户的反馈来看,他们需求很多,你要不断去优化,让主流用户用起来更爽,这样他们还是会有这种先发优势的。

问:当初是怎么发现“狼人杀”这个项目的?

董:因为我们一直在游戏领域有投资,相当于是别人主动推荐给我们的。我们是比较少有的,一直在投游戏,也有较多退出项目的基金。最前的天使投资人可能觉得我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第一时间推荐给我们看。当时我们两个合伙人见完,年前就把意向书、定金全都弄完了,结果年后再来的基金价格已经翻了一番。

「游戏领域投资的机会不多了」

众所周知,通常游戏投资的成功率普遍较低,不少 VC 投资游戏失败,因为难以预测的风险因素太多。而不怎么玩游戏的董占斌,却投出了不少明星项目,成为这一领域的佼佼者。

他投资的第一款页游“街机三国”,上线半年月流水过亿。据他讲,自 2008 年开始有页游以来,月流水过亿的产品不超十款。之后他还投资了一款手游“啪啪三国”,业绩最好时,月流水有六千多万。

青松基金投资的 20 款游戏产品中,有 10 款取得佳绩。而“街机三国”和“啪啪三国”两款产品都带来了超过 60 倍的回报。

然而今天的游戏市场,似乎不能与从前同日而语。

问:对当前的游戏领域怎么评价?

董:现在的游戏,从投资的角度看我觉得机会不多了,经过了从端游到现在的手游,市场已经逐步被大公司占领,小公司开始的这种先发优势已经没了。你可以看腾讯的报表,游戏的利润占了一大半。投资成功的概率我觉得比以前会低很多。

一开始,都是一些实力不太强,生存条件比较差的创业者,他认识到这里面有机会,比如手游,就转到这个领域,但很快大公司都意识到这些机会点。

但游戏本身是一个创意产业,对小公司来说又永远是有机会的,只是一个成功概率的问题。小公司永远有机会做,但成就一个大公司很难。就我最近关注的,我觉得 VR 游戏是有机会的,青松也一直在关注。

问:您觉得 VR 游戏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吗?

董:对,从用户的角度看,是比较新鲜的一种体验,只是现在大部分的 VR 游戏还比较粗糙,不成熟,因为硬件设备等原因,玩起来体验会差。

但这种 3D、立体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现在也团队在这个领域做一些精品的游戏,他的用户会自发去寻找这些游戏。所以我觉得小团队有机会,它在以一种低成本的方式来获取用户,现阶段可能一个用户的成本几块钱都不到。

问:除了游戏,青松还关注哪些赛道?

董:从二期基金开始我们大的方向转成了泛娱乐,包括游戏、视频类的综艺节目,再就是教育,文体算一类,还有一大类就是消费,实际上是这四个方向,每一类都比较大。

到第三期,大的方向还是这些,但驱动的内核可能变了,比如我们现在看泛娱乐跟教育,更希望看到有人工智能驱动的这一类好项目。

「青松」,轻松?

问:当初您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做的投资?

董:实际上第一份工作 2000 年,从一个上市公司投资部开始,相当于企业的战略投资,但 2000 年的市场还没有这么好的创业氛围,也没这么多的创业项目,互联网也没这么发达,所以企业做战投应该说很不成熟,局限性比较多。

后来去做投行,在这个过程中,有段时间是游戏爆发期,看到游戏企业的一种爆发性,又转到互联网企业,比如盛大。但是盛大只做游戏投资,范围又太窄。后面又去了清科 VC,最终几个人出来创办基金到现在,相当于把这个范围还有阶段都有扩展。

问:现在做基金,跟之前在盛大这样的大公司做战投,有什么不同?

董:就现在来说,我们的范围非常宽泛,没有说设定什么样的领域,但主线肯定是有的,但没以前那么窄。另外就是整个节奏变化非常快,要跟着市场来调整,不是说你就盯着 O2O 就可以一直投下去。每个细分的领域就是一年或者半年的热点,过了这个时间点可能再投就非常难了。

问:介绍一下青松基金的募资情况?

董:我们两年募集一次,现在是第三期基金,已经是收尾阶段,因为有比较多的政府引导基金和母基金参与,这两个大概占了40%,其他就是一些个人和上市公司。

募资这块我们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因为以前的基础还好。一期的时候我们一个合伙人有他们长江商学院的圈子,全部进到二期。二期的一大部分又进入到三期,就这样一个连续的过程,也确实因为之前分到了利润,才有这个条件。

但现在我们想尽可能的扩大 LP 范围。以前我们门槛比较高,个人出资要 2000万,就造成群体响应少,影响力有限。

投资还是有一个信任的过程,因为个人投资人很难对一个投资公司进行尽调,可能我们有好的业绩,他不信,要让他相信有一个过程。这时候我觉得 LP 群体还是要尽可能的扩大一些。

而且我们基金的阶段也扩大了,从天使到 A 轮,也会再成立专项的基金。所以只依靠一部分人我觉得还是不够,要扩大范围。

问:当初为什么要设立 2000 万这么一个标准?

董:当时是不想把过程弄的太复杂,不用海量去挑 LP,而且担心陌生人进来会影响大家的感觉,所以进来的都是相对熟悉的伙伴。

问:这些 LP 对一级市场有怎样的评价?

董:我们有一部分 LP 年龄偏大一些,50 左右的居多。一级市场对他们来说是高风险市场相对来说对我们的投资策略也有影响。这使我们需要有一种配置同时既满足较高资金回报率又能在时间周期上不要拖得太长实现这种平衡对于LP来说是比较重要的。

天使投的是「人」

问:总结下您的投资逻辑?

董:总结几个点。一个是顺应大势,互联网领域的每个阶段,每个细分领域都有一个先后发展的过程。

比如说游戏,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每个阶段都是会最先起来的一个细分领域,你一定要能够抓住这个大的规律。而 O2O 可能都是到最后一阶段,中间会有一个演变的过程,这个过程一定不能颠倒。

当你能够顺应这个变化的时候,会发现你处在一种风口上,然后做起来才比较轻松,但如果选错了,或者是太早了、太晚了都会非常难。

第二个就是注重人。我们天使阶段肯定是对人的关注特别高。

首先道德是最基本的要求。然后是能力,因为天使或者 VC 都希望投的要有成长性,起来要快。能力我们总结下来有三点:执行力、学习能力和沟通能力。这是从 0 到 1 阶段特别注重的。

还有一点我们比其他基金更看重,就是会看创始人内心的层次。他创业的动机,初心。有些人能力很强,但他遇到点困难可能就会选择放弃,说明他创业的动机是不对的。

再就是看他创业的用心程度,可能初心是好的,但用心程度不行。我们也看到过那种团队,他聪明程度是够的,在做事情上就明显没体现出这种用心的程度,比如怎么去寻找人才,留住人才,实际上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比如说留住人才,在细节上你怎么去对待这些人,有很多不用太花钱但富有成效的方法,比如我们看到很多公司,它可能就是给员工发一些比较有用的,感觉非常好的一些书,非常贴心和周到,实际上花不了太多钱,但能体现出你对人才的重视。

还有就是他是不是有一种灵活调整的心态。你创业方案要坚持,但在经过试探之后,我觉得还是要能果断的放弃一些东西,不能说一个方向一做就是一两年。实际上产品一上线能看到数据的时候,很多东西就要灵活做出调整了。因为我们基金都是有周期的,他可能一两年的时间,基金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好的创业者我觉得可以灵活的调整,即便在有限的资金条件下也能调整几个方向,找到市场。

刚才说的是第二点,对人的判断。第三点是专注。因为现在市场细分领域很多,各个方向的特点不一样,每个基金要有一个相对熟悉的领域。比如我们最擅长的可能就是 to C 的,娱乐、教育这种方向,其他方向需要逐步的学习,方向可以一点一点去拓宽,但主打领域是一定要守住的。

还有一点就是要沉静,当市场热的时候一定要能忍受这种煎熬,不去追求热点,因为热点往往已经估值比较高,或者说你没有看清楚。

比如像教育,我们投的都属于自有品牌的教育,没有投那种平台式的。这种平台式的在 2015 年发展很快,有半年融资四轮的,然后直接估值就是上 20 亿的。但我们对这个东西有自己的理解,就没有去追这些方向。

投自有品牌看上去好像发展的慢,过程好像挺艰难,为什么别人投的估值上升那么快,你却要守着你这些品牌的东西。但实际上经过 2016 年这一年你就可以看出来,这些平台式的基本上都已经转型,我觉得一定要有定力。

还有像 O2O,这种每个基金都会投一些,但有的基金就特别的盲目,没有一些理性的判断。我们也有投,但还是基于我们对它认识的角度,感觉它具有我们需要的一些特质,可能一开始的切入是 O2O,但他很快意识到方向,迅速进行调整。

「签 TS 倒不一定能成」

问:外界对您有一个称呼,“快投天使”,说您投项目出手非常快,现在还是这样吗?

董:对,在我们熟悉的领域,就能做到非常快。因为我们决策机制非常简单,在特定领域,三个合伙人有两个合伙人同意就可以投了。特定的领域比如说游戏,我们有一个合伙人他基本上不参与游戏这个行业,因此两个人就可以。我们决策是非常快的,基本上两个合伙人见完就可以直接出 TS(投资意向书),说者说到精校的阶段。

有些不熟悉的领域我们也不会说那么快,但像泛娱乐、教育这些领域,我们下手还是非常快的。

问:刚才提到 TS,之前听过你们是不怎么签这个 TS 的,现在来讲还是这样?

董:现在也是这样,很少签 TS,往往签的倒不一定能投成。这也跟我们“快”的特点有关系吧,就是几个合伙人从见完到决策,到协议实际上是非常快的,中间再加个 TS 反而会影响整个过程。签 TS 的一个过程可能前后需要几天,这个阶段我们已经能把尽调做完直接推向协议了。

我们选择的就是那些非常注重承诺的,合作意向比较好的创始人。我觉得口头承诺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不会为了锁住项目,非得要求创业者签 TS,这样一来可能对我们来说相对被动一些,但这样选择下来的创业者,我们觉得比较靠谱、踏实。

「创业,成功都是偶然的」

问:了解到您喜欢研究古代历史,包括诸子百家这些,您更喜欢哪一个流派?以及其中代表的人物?

董:有些研究的也不多,但从我的感受来说,我比较喜欢王阳明的心学。大部分人,把创业的重心放在对外在的追求上,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整个人还是非常脆弱的,我们看到大部分创业者在找投资人的过程中,包括在找我们聊投资的过程中,你能感受到他的内心是战战兢兢的,他有很多担心,融不到资金,或是业务上不能有效的发展。我觉得一个成熟的创业者还是应该先把内心练的非常强大。这种强大表现在:他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无论有没有资金都愿意去坚持。

另外就是对得失要看轻一些,大部分人可能是第一次创业,对此非常在乎,实际上就创业来说成功是偶然的,失败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你能认识到这些,在找人谈融资的时候,可能也会更自信更自然。

王阳明首先是强调通过做事去修心的,不是佛家的那套禅修之类的,感觉像空谈。王阳明带给我的感觉实际上就是不管是创业还是从事某一个行业,都是先从修心开始,这个是带给我最大的一个收获。

这也是从我们自己做基金的一个体会。我们做基金也是这样,一期基金 2012 年开始,2013 年我们就有项目非常火,一下子就非常成功,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有点战战兢兢的感觉,这个一期基金好像成功的有点偶然,担心二期基金会不会成绩很差或者说怎么样,那个时候我们也在寻找答案。当时正好就看到王阳明的这种心学,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不再去求助于外人,做一件事情其实你只要尽力了,对于成败会看得比较淡,而且是我们自己也已经努力了,发挥了我们的一些优势,到底它是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成果我觉得反而是要看得淡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三浦恵理子  sitemap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