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陈大惠在沈阳的论坛 > 广场舞耶耶耶 > 小s老公星座 > 正文

right here waitin

来源:互联网 编辑:佚名 时间:2018-01-18 18:15:28

媒体:项俊波打开“潘多拉魔盒”?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刘照普|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5期)

  4月9日下午,right here waitin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right here waitin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right here waitin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项俊波成为首位在任上被审查的一行三会“一把手”,也是保监会成立以来首位被审查的主席。

  仅仅过了几个小时,4月9日下午5点20分,中国政府网全文刊登李克强总理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李克强总理在讲话中指出,“对金融领域腐败要坚决查处、严惩不贷”“严厉打击银行违规授信、证券市场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保险公司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行为,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

  早在2016年1月,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便指出,反腐败和金融是相关的,腐败问题必然导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摄

  落马“前兆”

  项俊波因何落马尚无通报,但在此之前,已有与他有过交集的金融高管、旧部遭受处分。

  2016年1月,中央纪委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中国农业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张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处分。此前,张云曾在农行工作逾30年,并于2009年1月出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行长、党委副书记。彼时,农行刚刚完成改制,项俊波担任农行党委书记和董事长。

  据媒体报道,张云严重违纪被处分,以及2012年5月农行副行长杨琨受贿案时,项俊波均曾协助调查。

  此外,2014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项俊波在2012年6月曾向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推荐一名年轻女性到该公司任职。

  此前,2015年第三轮中央巡视已覆盖包括保监会在内的“一行三会”,以及多家国有股份制与政策性银行。

  2016年2月,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保监会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称,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仍存在办公用房超标,违规接受宴请、报销费用等问题;保险监管权力行使不规范,一些干部存在以权谋私,违规兼职取酬等问题;选人用人、干部管理方面问题较多,存在突击提拔干部现象,干部监督管理不规范,有的干部未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

  中央第十四巡视组要求保监会党委,“高度关注领导干部利用行政审批权搞权力寻租、利用行政处罚权搞人情执法等问题”。

  从获奖编剧到农行上市操盘手

  项俊波曾经参军入伍,先在成都军区担任司令部秘书,随着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他随着部队奔赴老山前线参与作战,当上连队指导员,在一场战斗中,曾率领连队深入敌后,因此腿部负伤,成了战斗英雄。

  此后,项俊波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大学学习。1993到1996年, 项俊波曾在南京审计学院任院长助理和副院长,当时这所高校为国家审计署直属,3年多后,他便被调任审计署核心部门——审计管理司任副司长,后又历任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特派员、人事教育司司长等职,并于2002年2月任国家审计署党组成员、副审计长。

  值得一提的是,项俊波曾创作多部电视剧剧本,其中有不少都与审计工作相关,在1986到1987年,项俊波创作过国内第一部反映审计工作的多集电视剧《人民不会忘记》,该剧由项俊波本人担任制片和编剧。他还创作过《裂缝》《审计报告》等多部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裂缝》更是荣获1999年全国电视连续剧“飞天奖”一等奖。

  2004年7月,时任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的项俊波调任央行副行长。彼时,曾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任内,项俊波就主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审计,他出任央行副行长一职,可以加强金融系统自身风险防范,防止银行业内部系统控制脆弱的问题向外蔓延。

  任职央行副行长后,项俊波曾主管部门条法司、内审司、征信管理局、会计财务司和党委宣传部。

  在央行任职期间,项俊波曾表示,中国金融存在着比较突出的三类金融风险 :信用风险、操作风险、跨行业和跨市场风险。而这三大风险在很大程度上与法律制度缺失或不协调有关。因此,他认为现阶段金融立法是工作重点,要放在推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规范金融创新法律关系、提高金融监督管理的协调性和有效性,以及充分利用市场自律监管上来。

  当时,央行自身正进行重大变革,成立第二总部,为获得最及时、准确的市场信息和数据,与市场操作层面贴近的央行部门,如央行征信局、金融稳定局的部分处室及国际业务部等,随央行第二总部南下,迁入上海,2005年8月10日,央行第二总部在上海挂牌,项俊波兼任主任。

  2007年7月,项俊波“空降”农行担任党委书记兼行长。项俊波任职农行时,正值国有银行纷纷剥离不良资产,股改上市之时,农行是四大国有银行中最后一家进入股改程序的,也被公认为“包袱最重”,截至2006年年末,农行不良贷款率 为23.43%。

  2010年7月15日,农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次日在香港联交所挂牌,实现A+H股上市,并创下当时全球最大规模IPO纪录。而在操盘农行上市一年多之后,项俊波便离开农行。

  “放开前端、管住后端”,保险业5年迎“爆发式发展”

  时间回到2011年10月,项俊波出任保监会主席兼党委书记。彼时,保险业保费增速明显放缓,新单保费更出现负增长。此外,2011年上半年共61家公司出现亏损,偿付能力处于100%~150%的保险公司达到14家。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1.43万亿元,相比于2010年的1.45万亿元甚至出现下滑。

  对此,项俊波在出任保监会主席后不久便表示,“今后我们将出台一系列实在、管用的政策措施,干几件社会认可、消费者欢迎的实事。我们欢迎社会各界监督,特别欢迎舆论监督。”

  2012年1月,项俊波首次以保监会主席的身份出席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他在会议上指出,要按照“抓服务、严监管、防风险、促发展”的基本思路,力争使我国保险业的发展、监管和服务到“十二五”期末迈上一个新台阶,加快推进由新兴保险大国向世界保险强国转变。

  项俊波曾将保险监管改革的总体思路表述为“放开前端、管住后端”,从2012年起,推动保险业市场化改革,其中便包括为险资运用松绑,推行人身险费率改革等内容。

  2012年时,项俊波曾表示,保险业在产品和服务创新方面严重不足。而在2014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项俊波提出,将深化费率形成机制改革、推进资金运用体制改革、推进市场准入退出机制改革作为当前改革的三项重点工作。

  自2012年启动新一轮保险业市场化改革以来,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2015年,保监会发布各类规章的数量分别为51、46、46、93件,2015年的规章制度数量比前两年的总和还多。

  2016年时,中国保险市场年度保费已升至3.1万亿元,行业总资产也从2011年的6万亿元上升为2016年的15万亿元。但是,险资无序野蛮生长的现状,一些不受制约的保险资金铤而走险、频出险招,种种不规范的扩张行为给保险业的稳步推进和良性发展埋下重重隐患。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项俊波回应记者采访时称,针对社会关注的“保险牌照审批”问题,目前到保监会排队申请牌照的公司近200家,表明社会资本对保险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但保险业关系国家金融资源的分配和金融安全,对保险市场准入,保监会是比较慎重的。

  据不完全统计,在项俊波任职保监会主席的5年多时间里,加速审批和发放保险牌照,共批准成立或筹建的有32家财险公司、25家寿险公司、3家健康险公司、1家信用险公司、1家相互险公司,另外还发放了众多的险资资管牌照。

  在“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监管改革过程中,险企迅猛发展,但也为保险业带来新的问题。最为外界所关注的莫过于始于2015年年末部分险企在资本市场的激进投资,以及背后的资金来源问题。

  打开“潘多拉魔盒”?

  随着保险公司的负债端产品费率放开、资产端投资领域开闸,直接促成2014年险资投资收益率的再攀新高,险资企业的业绩和整体市值迎来爆发式增长,整体收益率高达6%~7%,行业净利润突破2000亿元,同比翻番。

  投资收益率的上升促进险资的销售端口业务暴增,增长迅速,寿险增速处于高位,短期、较高收益的理财型保险渐成新宠。

  此后的2015年2月16日,保监会发出通知,废除2007年开始执行的《万能保险精算规定》,取消万能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将万能险产品利率市场化,改由保险公司自行决定,并从当日起正式执行这一政策。

  保监会的这次“松口”,犹如打开了中国保险市场上的一个“潘多拉魔盒”,推动了万能险保险产品以高利率优势在市场上异军突起,成为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中小保险公司加杠杆的利器。在资产荒的背景下,放开利率管制的万能险产品相对银行理财等存款替代品具备高收益特征,借此次保监会的监管松口,推动了万能险产品的爆发式增长,许多中小型保险公司因之迅速成长为行业巨鳄。

  所谓万能险,就是指包含保险功能并设立保底收益投资账户的人身险,消费者将保费交到险企后,一部分用于风险保障,另一部分用于投资,主要通过银行渠道销售。此次放开最低利率管制,是监管部门推进人身险费率改革的一个中间环节。

  从2014年年初开始,普通型人身险产品的利率首先放开,由2.5%提升至3.5%。按照监管层公布的思路,人身险费改路线图依次为普通型、万能型和分红型,并争取在2015年底前全面实现人身险利率市场化。

  此次监管改革有三方面内容:一是放开前端,取消万能保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二是管住后端,集中强化准备金、偿付能力等监管;三是提高风险保障责任要求,最低风险保额与保单账户价值的比例提高3倍,体现回归保障的监管导向。

  万能险之“险”

  打开“潘多拉魔盒”后,诸如前海人寿等新兴保险机构,其万能险产品利率甚至定到了7%~8%,使其保费收入成倍增加。有分析认为,为了对冲高利率高成本,险企纷纷到A股市场上进行投资、兴风作浪,万能险带来了巨大风险。

  特别是从2015年年末开始,卷入万科股权之争的恒大人寿、前海人寿等新兴险资机构,在资本市场上不断举牌,甚至利用险资短炒“股票”,举牌格力,改组南玻A董事会和管理层,掀起资本市场的一阵阵“腥风血雨”。

  面对此种情形,2016年8月中旬,保监会紧急发文要求全面摸底万能险;9月上旬,保监会又连发两文对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中短存续期产品进行限制。

  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项俊波在回应两会记者关于险资举牌的提问时曾表示,“举牌是二级市场普通的股票投资行为,国际上保险资金是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举牌越多我们刘主席是越高兴,因为保险资金都是长期的机构投资者。”

  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痛批“土豪、妖精、害人精”,被外界解读为指责在资本市场上作风激进的部分险资。一场监管风暴就此展开。

  12月13日,保监会召集各大保险公司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高管召开专题大会,项俊波在会议上作了《锚定正确方向 做实保险业姓保发展党和人民需要的保险事业》的讲话,他在短暂脱稿演讲中警示保险公司称,“约谈十次不如停业一次,不行还可以吊销牌照。”项俊波多次强调“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 绝不能让保险机构成为众皆侧目的野蛮人,也不能让保险资金成为资本市场的“泥石流”。

  2017年2月22日,项俊波表示:“保险市场就必须遵守保险监管的规矩,就必须承担保险业对社会、对实体经济、对人民群众的社会责任,否则我们就要坚决把它驱逐出保险业。”“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更不容许保险被金融大鳄所借道和藏身。”

  此后的一个周末,保监会接连对前海人寿与恒大人寿开出罚单。

  2月24日,保监会对前海人寿及其董事长姚振华开出了一份行政处罚书,姚振华被撤销任职资格并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时隔一天,保监会又对恒大人寿出具处罚书。依法给予该公司限制股票投资一年、两名责任人分别行业禁入5年和3年的行政处罚决定。此外,还对该公司采取下调权益类资产投资比例上限至20%、责令撤换另两名相关责任人、责令就有关问题进行整改等三项监管措施。

  2017年,金融反腐大年!

  4月9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查,掀起了第一个小高潮。当晚,中国政府网发布总理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人民日报》4月10日亦整版刊登。总理在讲话中严厉批评“个别监管人员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这或许是个巧合,但亦可解读为一种巧妙的暗示——好戏还在后头。

  看戏

  好戏不怕多看一遍。

  3月28日在湖南卫视开播的《人民的名义》堪称现象级反腐大戏。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最高检推出这样一部剧,让熟谙中国政治生态的人们咂摸得津津有味。项俊波的落马成为最新、最生动的注脚。

  从越战老兵到北大才子,再到审计英雄,然后是金融高管,最终成为“一行三会”诞生以来首位被调查的掌门人,项俊波的履历简直就是从侯亮平到祁同伟的完美现实版。难怪《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说,现实永远比电视更有想象力。

  近年来,这样的大戏在项俊波监管的保险行业频频上演。2013年底,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戴春宁;2015年底,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首席审计官马仑;今年1月,中国人保集团总裁王银成等人陆续被带走……

  中国农业银行也是重灾区。原来与项俊波搭班子的农行前副董事长兼行长张云留党察看,董事兼常务副行长杨琨已身陷囹圄。

  股市的腐败让亿万股民咬牙切齿。

  2015年,股灾爆发,中国股民平均损失超过40万元,“国家队”入场救市。当时,中信证券是“国家队”主力队员。无数股民引颈以盼“国家队”能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然而,谁也不曾料到,不少机构明面上打着“国家队”的大旗,私底下却先救自身被套的资金,还干着高抛低吸的勾当。超乎散户们想象的是,此后披露的事实表明,以中信证券原总经理程博明为首的部分高管团队与“私募一哥”徐翔狼狈为奸。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负责救市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竟然是幕后的“育良书记”,更有监管处长、发行处长、发审委员、投资者保护局局长、稽查总队副队长前“腐”后继。

  面对金融腐败,李克强总理怒斥,“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

  据说,项俊波落马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其掌舵农业银行时曾帮助已逃亡海外的“大鳄”郭文贵获取32亿元贷款。从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河北省原政法委书记张越到项俊波,这两年,郭文贵就像个瘟神,谁沾上谁倒霉。又据说,郭文贵之外,还有不少大鳄已被套上笼头。

  这一幕接一幕的大戏,始于2014年掀起的金融反腐风暴。当年3月,中央纪委启动新一轮机构调整,第四监察室负责联系金融单位。2015年,中央第三轮巡视对包括一行三会、深交所、上交所、人保、信保等31家单位专项巡视。于是,潜伏深水中的一条条大鱼纷纷落网。

  功过

  《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孤鹰岭血战毒贩,让人何等敬佩,其最后在孤鹰岭饮弹自尽又让人不胜唏嘘。历史上,汪精卫当年刺杀清朝重臣时曾慷慨赋诗:“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不料晚年堕落成被人唾弃的汉奸。不禁让人想起那首著名的翻案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如果不出事,今年60岁的项俊波给自己编了一部完美的剧本。

  自2011年其主政保监会,客观来讲,项俊波的贡献也当得上其自诩的“中国最大的保险推销员”称号。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2016年保险业资产总量15.12万亿元,较2011年的6.01万亿元增长250%。此间,各种创新也喷涌而出,尤以互联网保险引人注目。2016年新增互联网保险保单61.65亿件,占全部新增保单件数的64.59%。

  《中国经济周刊》报道,项俊波的监管思路以2014年为分水岭,在此之前,以防控风险为主,多次出重拳整顿市场;此后则演变为鼓励创新、突破发展为主,“放开前端”的做法更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2014年至2016年,我国新增的保险类公司激增200多家,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保险业,成就了保险业的辉煌。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野蛮生长的保险业却忘记了“保险姓保”,依靠廉价获得的巨额资金,再配上平均8倍左右的杠杆,像抽水机一样抽走市面上的各路资金,崛起为令市场瞩目的凶猛力量。此后,宝能系与万科上演股权争斗全武行,血洗南玻A,觊觎格力电器,直至个别险资变身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怒对的“野蛮人、害人精”,成为众矢之的。

  项俊波个人的蜕变只是小事,高杠杆的保险资金脱实入虚,甚至威胁实体经济,这才犯了大事。 2016年5月9日,“权威人士”现身人民日报时说过,高杠杆是“原罪”,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背景下,汇市、股市、债市、楼市、银行信贷风险等都会上升,处理不好,小事会变成大事。

  风险

  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金融则是市场的心脏。金融去杠杆,严防金融脱实入虚,站在这个角度,才能透透地弄清楚金融反腐背后的深意,才能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大事情看清楚。

  从2008年至今,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加了100多万亿,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左冲右突的巨量资金造成的后果就是股市震荡、债市震荡、房地产泡沫不断膨胀。更糟糕的是,不少研究发现,我国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也显著恶化,甚至被浪费掉了,“金融不支持实体”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金融腐败分子可以说是推波助澜。

  这一趋势必须逆转。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三去一降一补”,高层也一再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以金融去杠杆带动实体去杠杆,把资金从金融体系内赶到实体经济中去,各种措施相继落地。

  2015年股灾至今,股市高杠杆得以控制。

  2016年底到今年初,险资的凶猛势头被按了下去。

  对疯狂的房地产,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一个“炒”字道破了房地产的金融属性。如果一家规模数亿元的制造企业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北上广深卖套房赚得多,谁还会愿意干实业?正因如此,2017年伊始,房地产调控不断加码。4月10日,国土资源部放出消息:不动产登记今年年底全国联网。这意味着,房地产税有了基础数据支撑。

  4月初,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各路炒房团闻风而动,然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第一时间实地调查与多方获得的消息已表明,曾经的炒房思路在“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已经没有市场。

  此外,在其他金融领域,去杠杆也在次第展开。

  要实现金融去杠杆,要防控金融风险,就必须把金融反腐推向深水区。这一点,在姚刚、张育军、程博明等腐败案对救市的影响中已展现得淋漓尽致。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着力振兴实体经济,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随着项俊波的落马,市场对“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的新金融监管架构也有了更多的想象。

  有个消息值得解读,4月7日,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银监会《关于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指导意见》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银监会主动参与、自觉服从服务于监管协调,把部委的监管政策规制置于国家大政方针部署之下。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在中央强力的金融反腐风暴下,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时代将要到来。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right here waitin  sitemap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