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王思懿潘金莲视频 > 在线学音标 > 血脂高症状 > 正文

离开我是袁野的原

来源:互联网 编辑:佚名 时间:2018-01-17 09:19:02

同业业务七年来首次收缩,“傲娇”银行转型在即

  今年,离开我是袁野的原银行的日子不好过,离开我是袁野的原先是年初,离开我是袁野的原银行表外业务纳入了MPA考核;到了三月底,监管部又要求银行进行“三三四”自查;同时,又临近年中大考的时间,一时间搞得银行鸡飞狗跳。

  好不容易熬过大考,又一枚“炸弹”丢来,拟于明年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这一年真是“多姿多彩”,银行内心OS:“能不能让我消停一下,这么多姿多彩的生活消受不起了。”

  银行今年真可谓混得“风生水起”,事情一波接一波的找来。

  整治同业业务,必然之势

  据了解,商业银行同业业务,最初仅限于商业银行之间的拆借,以调剂短期流动性余缺。然而,从2010年以来,同业业务逐渐发生了质变,演变成商业银行利用同业拆入资金或吸收理财资金,扩大各种表外资产的工具。

  此外,除了传统的同业存放、同业拆借、同业票据转贴现,又衍生出同业代付、同业偿付、买入返售等各种“创新”,其作用也从调剂资金余缺变成了掩护信贷资产出表。各银行借此变相规避监管资本要求、拨备计提、绕开存贷比红线,让银行资金通过信托、证券资管等渠道流向房地产等受限行业,以谋取高利润。

  根据Wind统计,2017年上半年同业存单余额为9.5万亿元,占债券市场存量规模的53%,成为增长最快的债券品种。此外,今年同存发行量将达15.31万亿元,同比增长16%。同业存单保持高速增长,必然“有问题”,稍不注意极有可能引发金融风险,造成市场混乱。

  整治同业业务是必然,央行从去年9月起开展同业账户专项检查,在今年4月,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采取有效措施降低对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的依赖度;督促同业存单增速较快、同业存单占同业负债比例较高的银行,合理控制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规模。

  随后,银监会在《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中,要求对于同业融资依存度高、同业存单增速快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要重点检查期限错配情况及流动性管理有效性。

  8月11日,央行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提出,拟于2018年一季度评估时起,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对其他银行继续进行监测,适时再提出适当要求。

  至此,可以说,关上了同业“灰色地带”的大门。

  银行中报出炉,同业业务首次收缩

  上周末,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透露,七年来,银行业同业业务增速首次由正增长转为负增长,同业资产、同业负债规模双双收缩,这是自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的现象。截至2017年6月末,商业银行同业资产余额和同业负债余额比年初均减少了1.8万亿元,同业资产与同业负债增速分别是-5.6%和-2.3%;同业理财较年初减少了2万亿元;银行理财中的委外投资较综合治理前减少5300多亿元

  8月是上市银行半年报“披露季”,金小编查阅已发布2017年中报的银行发现,多家银行上半年同业业务大幅压缩。

  无锡银行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该行资产规模同比增长1%,同业资产大幅压缩。其中,买入返售类金融资产全部售出,存放同业下降73.4%至14亿元。同业拆入2032.3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7.97%。

  招商银行半年报称,受资产增长乏力、监管政策导向趋严及市场竞争加剧等影响,该行同业业务规模受到进一步限制。截至6月30日,该行同业存款余额3813.75亿元,较上年末下降28.96%;同业活期存款占比较上年末提升1.61个百分点,达77.94%;同业理财产品销售额6935亿元, 同比下降61.04%。

  截至上半年华夏银行,同业规模较上年年末缩减55.34%,同业负债+同业存单占比28.8%,公司存款同比下降0.4%,但活期存款增长13%。

  平安银行方面,今年上半年负债端增量资金主要来自同业存单,上半年负债同比增长10.4%,其中存款同比微增0.74%。截至6月末,公司发行的同业存单余额为3205亿元,较上年年末增长872亿元,占上半年新增负债的67%。

  联姻互联网,银行的另一条路

  纵观今年的银行业,除了各式各样的监管,还能发现的一个现象,银行一直在谋求:“商业银行+互联网”的转型模式,积极与互联网公司达成战略合作。

  今年上半年,工农中建四家国有大行先后宣布与“互联网巨头”开展合作,建行“联姻”阿里、工行“联姻”京东、农行“连赢”百度、中行“联姻”腾讯,“热闹”非凡,市场都在猜测,此种联姻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

  这似乎也传递了一个信号,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多家银行分别与互联网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商业银行+互联网公司,似乎一时间火热了起来。

  华夏银行总行首席信息官王汉明曾公开表示,银行携手互联网巨头合作是商业银行实现自我转型、寻找业务新增长点的重要途径。

  在8月招行和平安银行发布年中报告,招行在报告中明确定位“金融科技银行”,对标金融科技企业,加快向“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目标迈进。

  平安银行则是一直力推综合经营与金融科技,在中报里,董事长马明哲表示,“智能科技的时代正在来临,赢科技者赢未来。我们期待不远的将来,逐步将平安从资本驱动型的公司转变为科技驱动型的公司。”

  如今的时代,老大哥银行已感到威胁,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冲击了银行的业务,六月末余额宝余额宝的规模已经超过招行,逼近中行的存款余额,乍一听或许不可思议,想想却又再情理之中,大到商店,小到路边小摊,支付宝已潜移默化地融入大众生活。

  转型是必然的,银行一直在谋划转型,与互联网巨头合作,发展“智能科技”银行或是水到渠成探索出的一条小路,前途未知,探索继续。

  曾今瞧不上互联网金融科技的银行大佬们,看着自己“粉丝”一点点被新来的“互联网小鲜肉”吸走,也不傲娇了,低下自己高贵的头携手“互联网小鲜肉”,保持住自己的“人气”、保住自己的地位。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离开我是袁野的原  sitemap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