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u盘fat32转ntfs > 小树剪发论坛 > dogs for sale > 正文

北京台节目预告表

来源:互联网 编辑:佚名 时间:2018-01-18 18:12:26

记忆中的故乡 该是这个模样

原标题:记忆中的故乡 该是这个模样

文︱刘德科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德科地产频道」

1st

吴冠中的画,北京台节目预告表为什么很容易辨认?其中一个原因大概是,北京台节目预告表他画出了很多人对故乡的共同记忆。

有一群天真的建筑师,北京台节目预告表真的就根据吴冠中的画,造了一堆房子。

他们的感受是:农村的建筑已经失控,「千村一面,催生了大量兵营般的农居点,行列式机械布局」——这么描述,甚至可能侮辱了「机械」这个词,我想。

▲兵营般的农居点

他们的另一个感受是:现在确实有一些建筑师在农村设计房子,但造价昂贵,不适合给村民住,更适合做民宿、做商业街、做创意园。

他们的原话是这么写的:「当下流行的『乡愁建筑』多以材料为重点,其实传统的乡野材料在今天工艺、生产和建造方式匮乏的今天,反而带来了较高的建造与维护成本。在粗野的表象下是无法回避的高造价。」

所以,他们的做法是:用最经济的砖混结构形式,以白涂料、灰面砖与仿木纹金属格栅等商品化成熟材料为主;减少对木头、夯土和石头的用量,施工简易且周期短,要方便村民的日常使用与维护成本。

▲gad设计居房,实景

他们要做的,不是以建筑师个人情趣为主导的项目,而是要让村民真的能住。所以,前院可以晾晒衣服还有谷物;后院有洗衣池、农具间和电瓶车位。

他们的原话是这么写的:「在走访调研中,发现多数农民仍保留着在院子中洗衣服,用土灶做饭的生活方式。坚持用设计解决农民的实际问题,而不是将建筑师比较自我的想法强加于使用者。

种房子,造价大概在1300多元/平米。一套新建的面积290多平方米的3层小楼,总价仅为40多万元,再加上拆迁所得的6万多元补偿款,他们只需再拿出30多万元便可购得。

村民们太喜欢了。由于报名选房的人数超过预期的一倍,所以只能摇号。

这群天真的建筑师,来自gad建筑事务所,也就是绿城建筑设计院,他们造过N多中式豪宅,有江南里、元福里、云栖玫瑰园、苏州桃花源,最新的还有绿城·凤起潮鸣。

但他们在造这些农居房时,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了一些设计费。gad总建筑师王宇虹是个喜欢讲实话的人,他说这是他们的一桩心愿,但不能总是做不赚钱的生意,毕竟设计院是要做生意的;但如果下次又有地方政府找他们设计农居房,可以给设计图纸以供参考。

▲gad设计居房,实景

2nd

前几天,我闲坐在木心咖啡馆,不知为何,聊到了这些房子。坐在对面的朋友说,吴冠中的画,是精英趣味,画中的那些房子是造给知识分子和地主住的;这样的农居房刚造出来时或许很美,但住一段时间后,大概会一团糟,这个时代的生活秩序出了问题。

有人反驳:不对,农民为什么就不能住呢,农民就没有审美?那些古村落里的人家,十户人家里至少有一家的八仙桌或座椅,要美过城里人的所谓红木家具。

接着,我们开始批判那个图书馆。gad的建筑师们在农居房中做了一个图书馆,是迁移了一幢老房子作为乡村图书馆。

坐在对面的朋友反问,农民会看书吗?会不会是建筑师的意淫而已?

又有人反驳,即使在这个时代,乡村中也总有几个「秀才」;只要有一两个人看书,或许可以感染更多人看书。

我们都是局外人。我们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又前几天,碰到gad总建筑师王宇虹。他说,那个图书馆是放在村口,不止是图书馆,也是村民活动中心,可以用来办红白喜事,也可以用来纳凉、开会,就像很多乡村的宗教场所,也有这种功能。

gad迁移一幢老房子作为乡村图书馆,效果图

3rd

村民的房子到底该怎么造?

木心咖啡馆的老板李加文先生说,村民自己造房子,都是要请亲朋好友来帮忙,哪怕是搬搬砖,铲铲沙,还要有上梁仪式;这样一来,砌进房子的,不仅是砖,更是村民的感情。你盖好一幢房子给他,你觉得再好,他在建造过程中不曾投入过感情,那又需要时间来培育感情。所以,给村民盖房子,要邀请他们尽量参与其中,最好参与到施工过程中。

我的另一位朋友,整天琢磨商业地产的周锦虹先生说,给村民设计房子,最好不要直接走访普通村民;而是要跟村里的那些匠人深聊,比如弹棉花的、箍木桶的、磨刀剪的等等,他们可能会更懂生活的真与美。

我喜欢这两个观点。

▲gad设计居房,实景

4th

八十多年前,郁达夫从上海回到了他的故乡。他在一个短篇小说中,写了他在「东梓关」的经历,当然是借用小说主人公的口吻。

他跟着一位带路的村民,走了不到百数步路,就听见那位村民跟每一个路上遇见的人说了一二十同样的话,都是回答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郁达夫大概是在歌颂乡村里的那个熟人社会。他用小说的隐喻痛斥「城市病」——当然,那时候的「城市病」,跟现在稍有不同,是政局动荡、战火连天,是道德陷落,是人在城市中的孤独与无助。

小说中的「东梓关」,是真实存在的。gad建筑师设计的农居房,就在这个叫做「东梓关」的村庄。

▲东梓关的老房子,实景

那个短篇小说,题目就叫做《东梓关》。

小说中也描绘了一位乡绅的房子:「厢房的三壁,各摆满了许多册籍图画,一面靠壁的床上陈设着有个长方的紫檀烟托,和一盏小小的油灯。」

那样的生活场景,美则美矣,但是你向往吗?我一点也不向往。

我只向往gad建筑师设计的那些农居房。就像他们的设计初衷:不将传统当包袱,不做「假古董」。

现在,那些白得有点不真实的房子,总有一天,也会爬上岁月的斑驳迹象吧。

- END -

©本文版权归“德科地产频道”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北京台节目预告表  sitemap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