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有何不可 许嵩伴奏 > 高考零分作文精选 > erotic passion part > 正文

会员可享受最高多少倍的等级加速

来源:互联网 编辑:佚名 时间:2018-01-21 22:53:31

人民币沿丝路走出去:人民币作为中亚地区“锚货币”的思考研究

原标题:人民币沿丝路走出去:人民币作为中亚地区“锚货币”的思考研究

目前,会员可享受最高多少倍的等级加速关于人民币作为“锚货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东亚与东南亚地区,会员可享受最高多少倍的等级加速比较普遍的结论是人民币目前已经成为部分或大部分东亚国家的“锚货币”。有关人民币作为中亚地区“锚货币”的研究较少,会员可享受最高多少倍的等级加速主要集中在人民币中亚化的问题上。不断扩大人民币在中亚国家的认可程度和使用规模,使人民币在中亚国家发挥“锚货币”职能,对助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具有重要作用和深远影响。

一、人民币作为中亚地区“锚货币”正处于有利窗口期

(一)人民币长期走强的经济基础依然稳固

在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曲折复苏的背景下,我国仍旧保持就业、物价形势稳定,经济运行处于新常态下的合理区间。无论从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来看,还是从中国GDP增长的速度惯性来分析,中国经济都拥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和增长潜力。

我国进出口贸易中经常项目持续顺差和外汇储备充裕等条件也决定了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基础,即使当前人民币汇率略有缩水,但其长期走强的基础依然稳固。

(二)我国与中亚国家贸易联系日趋密切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三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成为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在中亚五国进出口贸易中的重要性迅速提升,为人民币更多地作为贸易结算货币走向中亚提供了更为有利的经济条件。

表1 2005-2015年中国与中亚五国货物贸易

(亿美元、%)

(三)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为其成为“锚货币”创造了条件

SDR篮子货币的“可自由使用”标准为人民币在国际交易支付中的广泛使用和外汇市场上的广泛交易提供了更多机会和更广阔的平台。目前,中亚地区急需稳定的国际货币来解决其面临的经济困境,并填补“美元回流”的空缺。从现实看,人民币国际地位的加速上升将为解决中亚地区经济困境、成为本区域“锚货币”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四)流动性短缺的现实为人民币成为“锚货币”创造了机遇

中亚国家目前普遍存在外债高居不下、主权货币贬值、外汇储备缩水的现实状况。金融贷款对外来资金依赖度较高,企业贷款融资成本高,国内的流动性问题突出。外来融资成本较高、融资需求大为人民币进入中亚国家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五)我国与中亚地区已具备良好的金融货币合作基础

自2009年我国实施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试点以来,中国与中亚国家在深化货币合作、发展双边本币结算等方面取得了很多阶段性成果,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

货币互换方面,我国先后与乌国、哈国(续签)和塔国央行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金额107亿元人民币。2015年末,中亚五国在我国境内共开立了50个人民币同业往来账户和14个人民币NRA账户,对中亚国家商业银行的人民币授信、跨境项目融资业务发展较快;主要国家也已与中国银联合作开展了收单、结算发卡等业务。

二、人民币成为中亚地区“锚货币”的现实困难与挑战

(一)美元的强大惯性和卢布的传统影响对人民币在中亚的推广造成较大挑战

俄罗斯一直在中亚地区的经贸往来中占据重要地位。虽然近年俄罗斯经济下行和卢布汇率动荡,影响了其在中亚地区的竞争力。但随着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及成员国的增加,卢布良好的传统合作基础将会持续,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卢布依然是中亚地区具有较强影响力的货币。

对美元而言,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主导货币地位的稳固以及在石油等大宗商品定价权的影响力,使得其在中亚国家内具有极强的货币使用惯性。在当前美元进入加息通道后,美元有效汇率将会稳中有升,将不利于人民币在中亚地区跨境贸易和投资业务中的使用。

(二)国际大宗商品的计价模式不利于人民币在贸易中的使用

目前国际范围内以石油为主的能源、矿产品等大宗商品的计价均以美元为主,人民币在短期内无法打破“石油—美元”的国际大宗商品计价模式。从与中亚国家的贸易结构来看,能源和矿产品为我国对中亚国家的主要进口产品,人民币在中亚国家跨境结算中的使用比例仍然偏低。

(三)国内金融体系不完善、国际竞争力偏弱等因素制约人民币在中亚的区域化

我国国内金融体系的不完善无法有效支撑人民成为国际广泛认同的储备货币。如我国银行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及业务多元化程度不足,在中亚国家更为突出;人民币债券市场的广度与深度有限。2015年6月末,人民币国际债券余额全球占比仅为0.48%。

从货币使用形成完整的闭链角度看,中亚地区尚未形成人民币离岸中心,也就缺乏针对中亚国家的人民币回流机制和渠道,一定程度造成人民币在中亚地区“有流量、无存量”和“流量小、无池子”的现状。

(四)短期内的汇率贬值影响中亚国家对人民币的使用预期

中亚各国应对外汇储备风险能力较为薄弱,从预防性需求讲,对未来有相对强势稳定基础的美元有更多的需求。从交易需求讲,人民币贬值不利于中亚国家对中国商品的出口,中亚各国会更倾向于采用美元计价以保证其财富稳定。

(五)理论认知的局限也对人民币作为区域“锚货币”带来障碍

根据“最优货币区”理论,中国在贸易开放度、汇率稳定度上已基本满足与中亚国家建立“统一货币区”的条件,但就经济发展程度、金融市场一体化与外债负债率而言,建立“统一货币区”条件尚不成熟。

一是经济发展程度差异较大。中亚各国在整体经济规模上与中国差距较大。以人均国民收入为例,表现出明显的梯次排列;同时,与俄罗斯的差距也很显著(见图2)。

图2 中国、俄罗斯与中亚五国人均国民收入(美元)

二是金融市场一体化程度不高。除了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在哈国的阿拉木图设立分支机构,中亚其余四国均没有我国银行的分支机构,致使业务交流与合作不便。中亚国家证券市场发展水平与中国相比较为滞后,制约了中国与中亚国家经济金融发展的协调联动。

中亚国家的外汇制度差异也较大。除哈国实行浮动汇率制外,土国实行传统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吉国、塔国和乌国均实行有管理安排的汇率制度,乌兹别克斯坦甚至实行“强行结汇”的严控制度,造成人民币在中亚跨境贸易和投资使用上的困难。

三、推动人民币成为中亚地区“锚货币”

(一)人民币成为中亚地区“锚货币”的模式与路径设计

“A+1+X”货币合作模式(美元代表A,人民币代表1,X指中亚各国货币),是指构建“美元+人民币”作为中亚地区双“货币锚”的形式。推行“A+1+X”的货币合作模式,一方面符合中亚国家现实情况,预留了市场接受认知人民币的自发过程,另一方面容易被中亚国家接受,也契合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原则。

现阶段,要巩固深化人民币在哈国和塔国的影响范围和使用规模,不断拓展人民币在乌国、吉国和土国的影响力,从高层对话、合作机制、务实项目上发力,增加人民币的使用粘性,最大限度地培育人民币在中亚的使用基础与市场,为长期推动“2+X”货币合作模式打下坚实基础。

“1+K+X”模式(人民币代表1,哈国货币坚戈代表K,其他中亚国家的小币种代表X)是在中亚国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佳突破口。根据区域经济学地缘优势原理,在中亚地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应先选取有代表性的国家进行实践,然后渐次向外拓展延伸。

哈国是中亚地区的第一大经济体,与中国经贸往来密切,在中亚地区具有较强影响力。应首先选择哈国作为人民币国际化重点推进国,通过货币互换动用、汇率稳定联动、贸易投资结算、发行区域债券等途径,开展多层面货币合作,通过两国金融务实合作取得有可借鉴、可复制经验,外溢到中亚其他国家,最终推动中亚国家的人民币国际化。

(二)推动人民币与中亚货币合作的战略考量和具体策略

战略上,一方面要综合统筹经济与政治、国际与国内、中亚各国之间的利益均衡,积极促进货币合作、资金融通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高效衔接;另一方面要充分考虑推进期间中亚国家的政府态度、市场意愿以及美元在中亚各国的进退情况,也不能忽视卢布的传统影响,争取达到“政府支持+市场自发+外部平稳” 的人民币良好使用环境。

具体策略上,要练好人民币自身内功这一核心,以目前中亚地区普遍存在的流动性不足问题为重大契机,重点推动人民币成为中亚非官方盯住的“隐形锚”,在实现人民币成为中亚国家普遍持有与使用的货币基础上,最终促使人民币成为被中亚国家官方盯住的显性锚货币。

(三)借助现有金融合作机制全面拓宽人民币结算平台渠道

目前中国与中亚国家的金融合作机制与平台已初具规模,要充分利用CAREC、上合组织银联体、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中国-亚欧博览会丝绸之路金融论坛等平台与机制,一方面创造政策性、开发性贷款与商业贷款相结合的方式降低人民币在中亚地区的贷款和结算成本,输出与沉淀人民币资本;另一方面借助电子商务低成本、时间短、高渗透的特性,拓宽人民币网络结算平台,大力推广跨境电子商务在中亚地区的发展,从民间领域增强人民币的认同感。

(四)构建资本项下输出与经常项下回流的人民币循环机制

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不断推进,中亚国家会对我国产生大量的资本和产能需求。通过资本与产业输出增加人民币在中亚地区的国际供应,可有效培育发展中亚地区离岸人民币市场,扩大人民币在贸易投资结算中的普及度,有利于最终形成资本项下输出+经常项下回流的人民币良性循环使用机制。

(五)不断提高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投资结算中的便捷性

鼓励各银行机构主动与中亚国家商业银行加强业务合作,研究探索人民币中亚清算行设立,建立代理行关系,开发适合中亚贸易特点的跨境人民币产品;鼓励发行双币种卡,使银联卡成为人民币跨境交易的重要结算通道;鼓励金融机构开发金融产品及金融衍生品,提供多元化人民币投融资工具及人民币汇率避险工具;加强政策沟通,探索开展人民币境外贸易融资、项目融资业务和境外贷款等业务,促进人民币结算效率的显著提升。

(六)打造绿色金融合作的典范

以绿色发展理念为引领,坚持高起点、高效益地谋划推动与中亚国家的货币金融合作。应以中亚国家长远可持续发展为根本,通过发展绿色金融促进与中亚地区各类生产要素的良性运转,为长期稳定的货币合作奠定良好的基础。

作者:张银山、刘琦平、张栋,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

文《人民币作为中亚地区“锚货币”的思考研究》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7.9总第191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会员可享受最高多少倍的等级加速  sitemap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