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引人注意的意思 > 益阳房地产网 > 人体口腔上皮细胞 > 正文

多功能健身器

来源:互联网 编辑:佚名 时间:2018-01-17 15:32:47

师徒分家、兄弟阋墙、董事长跳楼……揭秘A股染料江湖里的爱恨情仇

原标题:师徒分家、兄弟阋墙、董事长跳楼……揭秘A股染料江湖里的爱恨情仇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近日,多功能健身器闰土股份发布公告称,多功能健身器包括副董事长阮加春、总理经徐万福、监事会主席张志峰在内的多位董监高人士,多功能健身器拟减持公司股份。

对于多名核心人员减持公司股份之事,闰土股份并没有给出更多的解释。

不过,野马财经却发现,围绕着这家染料企业,三十年来,发生了师徒分家、兄弟阋墙、董事长跳楼等诸多令人唏嘘的事情。

今天,我们有三个故事,你有酒吗。

师徒分家

——三十年纠葛,终握手言和

故事的一切,从一个地名开始:道墟镇。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道墟镇,这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故乡,提及此地,在更多人的印象中,浮现出的应该是金黄的圆月、海边的沙地、一望无际的碧绿西瓜,以及一位项带银圈的“刺猹少年”。

但其实,如今的道墟,已经发展成为全球闻名的染料之都,大大小小数百家染料及链条企业,沿着闰土大道、龙盛大道两条公路星罗棋布。

其中,规模最大、最为知名的,自然是闰土股份(002440.SZ)与浙江龙盛(600352.SH)两家上市公司。

而且,若论辈分,浙江龙盛的创始人、原董事长阮水龙算得上闰土股份创始人、原董事长阮加根的半个师傅。

阮水龙与阮加根,都是道墟镇汇联村人,且阮水龙,比阮加根年长25岁。

1970前后,阮水龙开始担任上虞县纺织印染助剂厂厂长,不久后更名为上虞县助剂总厂,而这,也是浙江龙盛的前身。

而当年,阮加根即在上虞县助剂总厂任职多年,一直做到副厂长,与阮水龙不仅出生同村,也可谓亦师亦友。

只是,变故很快发生。

1986年,阮加根离开阮水龙,而后组建上虞县染化助剂厂,即闰土股份前身。

从业务经营上来看,阮加根自立门户的染化助剂厂,与其之前任职的阮水龙旗下助剂总厂,业务高度重合,这其中的味道,自然不言而喻。

当然,种种原因,在之后的发展中,浙江龙盛还是更胜一筹,并于2003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而闰土股份则到2010年,方才完成IPO。

而随着两家企业先后上市,矛盾也全面爆发。

2012年底,浙江龙盛一纸诉状将闰土股份告上法庭,称闰土股份自2003年以来一直未经授权许可,制造和销售涉嫌侵权染料制品,为此,浙江龙盛要求闰土股份停止生产、销售相关染料产品,并索赔1亿元。

受此影响,当时的闰土股份开盘后遭遇跌停,但令外人哭笑不得的是,涉诉的专利早在2006年便被宣布无效,而申请人正是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

因此,随后不久,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浙江龙盛不仅撤回了诉讼,还宣布两家进行战略合作,干戈顿时化玉帛。

市场也给予了积极的反应,宣布和解后,两家股价齐齐大涨,闰土股份在和解后的三个交易日涨幅逾20%,浙江龙盛也大涨13%。

对于两者的关系,上虞一位主管金融的官员曾这样描述双方的关系:“龙盛和闰土的关系很微妙,他们既是竞争对手也在相互促进,可以说,没有龙盛不会有今天的闰土,没有闰土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龙盛。”

浙江龙盛与闰土股份这对“师徒”之间的爱恨纠葛,最后以握手言和落下帷幕。

然而,分别发生在两家公司身上的事情,结局则远没有那么美好。

兄弟阋墙

——家族企业,如何论功行赏

作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浙江龙盛的经营状况一直不错,长期以来,营业收入、净利润基本保持稳中有升的态势,但问题,出在了继承人身上。

浙江龙盛的创始人阮水龙有三个儿子与两个女儿,其中,大儿子阮伟兴与二儿子阮伟祥与上市公司有着密切的联系。

其中,大哥阮伟兴属于实业派,一直跟在父亲阮水龙身边,一路从技术员到龙盛副董事长、总经理;小五岁的弟弟阮伟祥不同,硕士学历,毕业于复旦大学高分子化学专业,并留校任教。

如果按此轨迹发展,一家人本可相安无事,互相扶持。然而,1993年,阮水龙要求二儿子阮伟祥辞职,一起创业,这就为日后的矛盾埋下了种子。

2003年,从浙江龙盛的《招股书》里可以看到,阮伟兴担任总经理,阮伟祥担任副董事长,并且,后者的股权占比为13.76%,比大哥的13.03%要高上一些。

2004年,阮伟兴辞去总经理职务,阮伟祥接任。

2007年,72岁的阮水龙选择退居二线,卸任董事长一职,而接棒者,是二儿子阮伟祥。自此之后,阮伟兴不断抛售公司股份,截至2017年上半年,占比已经下降至1.32%。

阮水龙对于接班人的最终确定,《时代周报》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语,“当时一家人吵得不可开交,道墟镇上无人不知。真是豪门恩怨啊,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想不到就在我们道墟镇发生了。”

而2011年,浙江龙盛的一纸公告,更是将这一家门里的纷争,彻彻底底地曝光——根据公告称,(2011年)2月25日,公司收到阮水龙、阮伟祥、项志峰声明,三人自2008年8月1日起已与阮伟兴不存在共同控制公司的一致行动关系,并承诺今后也不可能再与阮伟兴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这意味着,父子决裂、兄弟阋墙。

纵观A股资本市场,夫妻离异、反目的例子倒是偶有发生,但父子、兄弟间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彻底分道扬镳,只手可数。

董事长跳楼

——一段永难揭开的生死谜团

2011年浙江龙盛的一纸公告,宣告了一个家族企业内部的四分五裂,而在2014年,闰土股份的一则停牌公告,带来的则是董事长阮加根坠楼死亡的消息。

当年9月29日,年仅55岁闰土股份董事长阮加根,自闰土大厦26楼坠落,当场身亡。

对于阮加根的死亡,三年来,各路媒体猜测纷纷,坊间传闻更是五花八门:

抑郁、资金链断裂、环保检查出问题......

唯一能够确认的,是其在跳楼前不久,减持套现6.66亿元;以及跳楼当晚,接到过一个神秘电话。

与浙江龙盛不同的是,董事长意外去世的闰土股份,并没有因权力的真空发生动荡,阮加根之女阮静波很快当选公司董事长。

不过,此后的时间,阮加根的亲弟弟,阮加春,倒成了炒股的一把好手,近期的减持,也并非其第一次套现。

例如2015年6月,阮加春以33元/股的均价,减持1800万股,累计套现5.9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减持之前,一季报预计2015年上半年净利润涨幅为20%-50%之间,但在减持之后的7月份,又修正业绩预告为比上年同期减少0-10%。

如此惊人的巧合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函,闰土股份称减持的高管并不知道业绩修正一事,减持是个人财务原因,并承诺阮加春会在6个月内增持1.2亿元。

的确,之后的阮加春的确进行了增持,但均价仅仅为18.278元/股。如此巧妙的高抛低吸,无疑令诸多股民汗颜。

并且,根据《证券法》相关规定,6个月内,对公司进行两次反向操作的,所得收益归公司所有。

而阮加春当时利用资管计划,避开了这一规定。

且在今年8月22日,阮加春及其它多位股东,拟再度减持闰土股份,而在目前,受益于染料价格的暴涨,闰土股份近三个月来上涨幅度近40%。

对于减持原因,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与闰土股份取得了联系,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此外,在闰土股份上,作为同行的浙江龙盛,也在进行着投资。

相关财报显示,浙江龙盛于今年一季度通过旗下托管专户以1.59%持股比例成为闰土股份第六大股东,但在半年报时即已经退出。

对于这一行为,浙江龙盛证券部人士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投资是资管计划主导的,更多地是出于财务投资的考虑”。

而联讯证券分析师则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这段时间染料价格水涨船高,作为投资手段,浙江龙盛看好行业发展前景以资管计划买入同行股票,龙盛和闰土之间本就有着很深的渊源。

一个行业,两家公司,三段往事,利益纠葛,冷暖自知。

两家公司都经历了控制人层面较大的变动,不过从如今来看,经营状况也都比较稳定。如何看待家族企业的利益交接问题,欢迎在文末留言。

版权声明:此文为野马财经原创稿件,转载须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多功能健身器  sitemap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Top